当前位置:深圳宜尔雅服饰有限公司女性Anna Wintour:时尚女魔头
Anna Wintour:时尚女魔头
2022-07-09

Anna Wintour安娜•温图尔

《Vogue》杂志美国版主编

她是电影《穿PRADA的恶魔》(时尚女魔头)和动画片《My Little Pony:Frendship is Magic》中的Photo Finish(终局定格) 原型。从1988年起担任这个角色,确立了在时尚界的地位,成为确定流行趋势和扶持新近设计师的点金之手。英国《卫报》把她称为“纽约的非官方市长”。

1949年,安娜• 温图尔 (Anna Wintour) 出生在英国一个杂志编辑世家。父亲查尔斯•温图尔是《Evening Standard》杂志的一位编辑,母亲Nonie是美国人,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从小受到的是完全自由式的教育,当全家搬到肯星顿一栋漂亮的大房子中后,15岁的安娜拥有了她自己的房间。

安娜• 温图尔 (Anna Wintour) 16岁辍学。既没有从中学毕业,也没有进入过高等院校接受高等教育,完全凭着对这个职业的浓厚兴趣和个人努力奋斗,取得今天的成就。而与她的经历相反的 是,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的父母却均是名校毕业高才生,两人也是在著名的剑桥大学里相识相爱的。

1970年,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在父亲的帮助下正式开始时尚生涯,在伦敦《Harpers&Queen》杂志社担任编辑工作。6年后,她来到纽约,加盟时尚杂志《Harper"s Bazaar》,出任时尚编辑。不久,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成为《纽约》杂志高级编辑,负责时尚与生活方式版面。

1983年,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来到美国版《Vogue》杂志担任创意总监。3年后,英国版《Vogue》的创立将她带回家乡伦敦,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在总编辑的职位上度过两年时光,自此,安娜在时尚界开始备受瞩目,事实上,在她编辑生涯的早期,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就已经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1987年11月号,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更为读者奉献了令人难忘的一幕,聘请[1-2] 品牌摄影师大卫•贝利,为克里斯蒂•图林顿拍摄了传世之作。

但是,安娜• 温图尔 (Anna Wintour) 的英国之行一开始便注定是一次崎岖的旅程。伦敦时尚圈对安娜职位的升迁充斥着嫉恨和怨毒,这不仅仅是因为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来自美国,而且同时有些人也嫉妒、害怕安娜化腐朽为神奇的卓越才干,担心追随安娜的设计新人越来越多。面对伦敦的不友好,安娜选择了沉默。而她对问题透彻 的分析能力和在瞬间抓住事物核心本质的天才还是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88年,39岁的安娜• 温图尔 (Anna Wintour) 再次回到美国,正式出任美国版《Vogue》主编 (Liz Tilberis继任了英国《Vogue》杂志的主编职位)。从此 ,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将美国《Vogue》打造成为时尚界头号平面媒体。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为杂志带来的不仅仅是卓著的名声,更使得杂志的发行量与广告额飙升,财富滚滚而来。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使时尚杂志走下了奥林匹亚山上的神坛,最终懂得如何推动将秀台上光彩夺目的时装转变成真实的钞票。

目前,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因为小说《穿PRADA的女魔头》的出版,加上同名电影全球上映,成为时尚界最热门的话题人物。该书作者曾就职于美国《VOGUE》杂志社,为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工作。书中那个影射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的冷酷老板米兰达, 要求助理为她找一条短裙时,发生的戏剧性的一幕:“当她向《天桥》时装部的八个助理传达了米兰达的指令后,仅仅几分钟,PRADA、GUCCI、 Chanel、Versace、Armani、FENDI 等令人目眩的品牌公关部经理和助理就会把米兰达有可能感兴趣的每一条裙子的相关信息传过来,而这些一气呵成的日常动作的惟一服务对象就是米兰达,指挥这些 普罗大众遥不可及的品牌团团转的不过是她一句“我需要一条短裙。”不得不承认,米兰达处于这个时尚权力机制的中心。

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的确是个“狠角色”,《穿PRADA的女魔头》要拍成电影时,她就向梅丽尔•斯特里普[1] 委婉地表达过:“咱俩算是结下梁子了!”接着她又警告时尚界的“知名”人士不要参加这部电影的拍摄工作。可在电影首映式上,当人们以为她会恼羞成怒破口大骂时,她却堂而皇之地穿着一身普拉达[3] 飘然而至,接着在编辑部大摆宴席,宣布自己将开始写自传。

安娜•温图尔 (Anna Wintour) 作为能对2千亿美元的时装产业的兴衰呼风唤雨的强势主编,其影响力叫一众设计师推迟演出绝对有价值。好在她不见得时常迟到,这位优雅的英国女士出任美国 《VOGUE》总监以来,经典形象几乎与一代时装传奇 Diana Vreeland 接近,时装杂志甚至以她的形象为KATE MOS[4] 制作特辑。

1. 参加时装周时,安娜一天吹两次头发来保持她经典的bob造型,早晨和傍晚各一次。

2. 安娜有3个兄弟姐妹:Patrick、James、Nora。大哥Patrick Wintour是《卫报》的政治编辑。

3. 众所周知《穿Prada的女魔头》主人公MirandaPriestly的原型就是温图尔,她每天午餐在办公室吃由顶级餐厅新鲜制作的牛排。

4. 安娜对Manolo Blahnik鞋有着长达20年的钟爱。据传她有同款,不同颜色的好几双,以备晒黑或其他状态下使用。

5. 安娜在在英国版Harper’sBazaar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在1988年被委以美国Vogue杂志主编的重任之前,她还曾就职于美国版Harper’sBazaar和英国版Vogue。

6.安娜的父亲Charles在1959—1955年间任《伦敦标准晚报》编辑。1955年,作为这家报纸副主编的他创办了“标准晚报戏剧奖”,至今仍在运行。

7.安娜的第一个美国Vogue杂志封面是以色列模特 Michaela Bercu身着Guess牛仔裤和ChristianLacroix高级时装上衣——这种打破常规的行为令所有人不解,“但这不是重点。事实上,这只是加 强了将高级定制的高傲庄严玩笑似地扔进现实生活中,看看会发生什么的想法。”安娜说道。

8.网球是安娜最热爱的运动。据传,她每天早上5点起床在工作前先打网球,而且她还是美国公开赛、温网和法网比赛的常客。她是瑞士网球天王费德勒的死忠粉。

9.安娜没有过于奢华,她的衣服也会反复再穿。作为Prada的忠实粉丝,她被拍到多次穿戴同样的衣物。

10.如果你想为安娜工作,就要有很强的个性。“我不喜欢对我提出的每件事情都只会说‘yes’的人。我希望大家可以讨论,可以反对,可以对杂志有自己的观点。我的父亲相信个人崇拜。他为《标准日报》带来了伟大的作家和专栏作家,我也尝试在这里这么做。”

安娜和女儿在一起

11. 在纪录片九月刊里,安娜说道女儿就是她的‘弱点’。除了一个女儿,她还有一个儿子,正在追随父亲的脚步研究精神病学。

12.安娜是奥巴马政府的忠心支持者,从她为奥巴马2012年竞选连任筹集资金这一点便可证明。此后,她一直为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举办筹资晚会。

13. 尽管已经接近传统的退休年龄,安娜的雇主康泰纳仕Condé Nast又加大了她的工作量。2013年,她担任 CondéNast的艺术总监,到2014年7月,她的名片上又多了编辑总监一职。

14.安娜十分准时。时装周期间经常可以在时装秀的前排看到她独自坐着,等待秀的开始。

15.Wintour曾经对《每日电讯报》说过,她爱纽约这个城市,因为“这是一个人们想要工作的城市。这个城市风格多元,人们来自各地,因此你不会因为口音而被别人判断你的父亲是谁。”

16.在她的女儿Bee Schaffer眼中,安娜是一个“有效率”且“容易无聊”的人。

7.2014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以安娜的名字命名了服饰研究院,这可以说是时尚界最崇高的荣誉了。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在服装中心的开幕式上谈到Wintour时说道:“我在这里是因为我如此尊重、钦佩这个女人,我很荣幸可以成为她的朋友。”

18. 生于伦敦的安娜从大约14岁起就留着同样的bob发型。

19. 安娜喜欢皮草,这让她遭到动物保护主义者的攻击。2005年巴黎时装周期间,在去Chloé秀场的路上,安娜始料不及的被PETA(善待动物组织)扔了蛋糕。

20. 安娜1949年出生于伦敦,曾就读于独立的北伦敦学院。

21.自2004年以来,安娜与德克萨斯州的风险投资家 Shelby Bryan陷入爱河。